顶点小说 > 足球资讯吧 > 第574章 韩阳的命,我要定了!

第574章 韩阳的命,我要定了!

  第574章韩阳的命,我要定了。

  陈友道竟然來了,。

  季枫多少有些意外。

  方伟却是顿时心中大为着急,陈友道此來,恐怕十有八`九是要跟季枫谈交易的,他顿急道:“季先生……”

  季枫微微一笑,说道:“方厅长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请你放心,这些证据我一定会交出去的,但不是现在,另外,我是绝对不会跟我的敌人做交易的。”

  他怎么可能会跟陈家去做交易。

  更何况,哪怕陈家想要反扑,或者说以一种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这种心态,非要把他弄的也坐牢,他也不是沒有办法。

  只是现在时机未到罢了。

  “真的。”方伟颇有些意外之喜的感觉,他沒想到季枫这么爽快的就表态了。

  “真的。”

  季枫微笑着点点头,说道。

  方伟这才放心下來,道:“有季先生这句话,我就可以放心了,季先生,既然有客人來访,那我就不打扰了,有什么需要直接跟门口的警察说,他们会帮你办妥的。”

  季枫微笑点头,方伟便起身告辞。

  在方伟要出门的时候,却是顶头碰到了正走进來的陈友道,他下意识的往一旁侧了一下身子,却发现陈友道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,这让方伟不禁有些恼火。

  季枫看到这一幕,不由暗叹,陈家在东北的影响力还真是根深蒂固啊,现在陈家明显已经是落魄的迹象了,但身为省厅副厅长的方伟却还是惧怕陈友道,而且惧怕的还是如此明显。

  可见,东北的土皇帝是邱三,这话是何等的可笑,东北真正的土皇帝,是陈家才对。

  “方厅长也在啊,沒想到这么巧。”陈友道说道,话里的意思可谓是意味深长。

  “陈省长。”

  方伟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但更多的还是恼火,道:“陈省长是來探望朋友,还是……”

  陈友道的眼睛就微微眯了起來,说道:“方厅长看來很有上进心嘛。”

  方伟就是一怔。

  但是旋即他就反应了过來,陈友道这是在讽刺他呢。

  陈友道的意思是,我堂堂省长要做什么,还用得着你來过问,你方伟这是想做我的领导,还是想做省委书记。

  所谓上进心,其实是在讽刺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  方伟脸色羞怒,咬咬牙,却是什么也沒有说,只是转身对季枫说道,“季先生,那我就先告辞了,改天再來看你。”

  季枫微微点头,道:“慢走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  方伟被陈友道羞辱了一顿,却又不敢还嘴,此刻更是尴尬,哪里还好让季枫起身相送。

  “哼。”

  待得方伟走后,陈友道看着他的背影,忍不住冷哼一声,显得很是不屑。

  季枫看的就忍不住暗暗摇头,陈友道这可谓是霸气十足啊,都到这个地步了,他还能如此的高高在上,陈家的威风可见一斑。

  这个时候,季枫也就明白韩阳那不是一般的自我感觉到底是哪來的了,这陈友道可是比韩阳还要嚣张。

  只不过,韩阳的嚣张是流于表面,而陈友道的嚣张却是发自骨子里的。

  看來这多少年以來,陈家在东北横行,以及多年手握权势高高在上,让陈友道变成了这种性格。

 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  季枫暗暗冷哼一声,而后便靠在椅子上,淡淡的问道:“陈省长大驾光临,不知道有什么指教。”

  陈友道对于季枫的态度并不意外,如果季枫对他和颜悦色的,那他才会奇怪呢。

  “季先生,我是來向你赔罪來了。”陈友道开门见山的说道,“其实原本前两天我就想登门赔罪的,只是沒想到我家那个逆子却是又做出了那种事情,以至于让我也耽搁了。”

  “赔罪。”

  季枫笑笑,说道:“陈省长言重了,陈省长不需要向我赔罪,我也当不起。”

  陈友道摇摇头:“当得起,季先生,你完全当得起,今天我來这里,不是以一个省长的身份,也不是代表任何人,我只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,为儿子所犯下的错误,來向你赔罪來了。”

  季枫看了他一眼,不置可否的笑笑。

  如果真想赔罪的话,早在韩阳刚一对腾飞集团动手的时候,就该阻止他,那才是真心实意的赔罪,而不是现在眼看事情到了如此地步,才巴巴的來赔罪。

  陈友道自然也知道这种嘴皮子上的花样根本不会被季枫放在心里,所以他也就沒有多说,只是道:“其实今天除了來赔罪之外,也是有一件事情想求季先生。”

  季枫微笑道:“陈省长,我沒有听错吧,你居然有事情要求我。”

  陈友道脸不红心不跳,说道:“季先生,现在陈省长这三个字还是不要叫了,目前我已经是停职调查期间,不是陈省长了。”

  季枫点点头,道:“那恭喜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陈友道轻咳了一声,道:“季先生,我知道我家那个逆子实在是做了很多错事,虽然不能说是十恶不赦,但却绝对是不能原谅,所以我也不求季先生能够谅解他,只是,还请季先生看在我这个身子都被黄土埋半截的人,看在我这个做父亲的份上,也看在他爷爷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,又气又急被送进了燕京医院的份上……”

  陈友道看着季枫的神色变化:“请季先生能够高抬贵手,留那个逆子一条小命。”

  季枫沒有说话。

  陈友道见状,不禁一咬牙,道:“只要季先生能够饶他一条命,剩下的事情全凭季先生做主,不管是判刑也好,或者受其他什么刑罚也罢,我都绝对沒有二话,而且,我们全家上下都将感激不尽。”

  季枫摇摇头,道:“陈省长,我想你找错人了,我不是法官,也不是警察,我决定不了令郎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,至于说你们全家的感激……”

  他笑了笑,沒有说下去,但是那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。

  陈友道还想说什么,季枫却是摆摆手,道:“陈省长,如果你來只是想跟我说这些的话,那很抱歉,我不想再谈下去了,我和你的时间一样都很宝贵,还是不要浪费在这种无聊的话題上为好。”

  不管陈友道怎么说,哪怕是说的天花乱坠,季枫也是不可能会放过韩阳的,所以,他沒有必要继续这个话題,那只是浪费口水。

  陈友道面不改色,问道:“季先生,你现在也有一些麻烦对吧,如果我可以让季先生摆脱这些麻烦,包括季先生的朋友,不知道季先生愿不愿意给我陈某人一个道歉的机会,给我家那个逆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。”

  “沒这个必要。”季枫摇摇头,说道:“我自己会处理。”

  “但是,杀了那么多警察,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。”陈友道说道,“弄不好,可能会是死刑也说不定。”

  “唰。”

  一道寒光自季枫的眼中闪过,他的心中涌起一道凛冽的杀机,让对面的陈友道都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,不由心中一凛。

  陈友道饶是身居高位多年,在面对突然气势磅礴的季枫时,都忍不住心中一突,但是那多年形成的养气功夫却还是让他面色不变,看起來很从容的坐在那里。

  “陈省长,你在威胁我。”季枫沉声问道。

  “季先生误会了……”

  “你就是在威胁我。”季枫沉声道,“陈省长,你觉得我就一定会坐牢,甚至会被判死刑。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

  陈友道摇了摇头,说道:“季先生,我今天是带着十二万分的诚意來求你的。”

  季枫道:“但是我沒有在你的身上看到半点求人的诚意,我只感觉到了威胁,还有压抑着的愤怒。”

  陈友道就是一窒。

  季枫道:“陈省长,让你这么低三下四的跟我说话,想必也是相当为难你了,这样吧,我今天也不想多说什么,咱们也沒有谈下去的必要。”

  “季先生,你不再考虑一下,。”眼看季枫断然拒绝,无论怎么说都沒用,陈友道的声音也不由低沉了起來,“多个朋友,尤其是多一个无比感激你的朋友,可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。”

  季枫冷笑一声:“笑话,你以为现在你还配做我的敌人,,或者,你是的那个逆子配做我的敌人,。”

  陈友道脸色一变。

  季枫站了起來,朗声道:“陈省长,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韩阳的命,我要定了,如果你是想拿我的自由,或者是我的命來跟我谈交易的话,那我只能告诉你,很抱歉,让你失望了,这事儿沒得谈。”

  陈友道的脸色阴沉着:“季先生,年轻人太过冲动未必就好,你自以为已经掌握了一切,却还不知道社会的复杂与世道的艰难……”

  “我可以把这话理解为威胁吗,。”季枫冷冷的问道。

  “……季先生,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。”陈友道也沒有再纠缠下去,而是说道:“既然我们之间谈不通,那我也就只好去找令尊谈了。”

  “呵。”

  季枫摇头笑笑,道:“看來你是认定了我会坐牢,甚至会被判死刑啊……陈省长,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,不管你去找谁都沒用,或者你想通过任何关系來整我,也沒用,我季枫一定会堂堂正正的走出这里,你觉得看不到我被判刑的那一天,绝对。”

  三更。

看过《足球资讯吧》的书友还喜欢